首页 水果肉蛋正文

《紫丁香花开》2

wangchaowh 水果肉蛋 2022-07-03 20:00:01 16 0

  我觉得她说话好像很深刻,于是从不打断她,喜欢听她说。在地铁没来,人也很少的时候她会搂住我,吻我,然后对我说,她爱我。等地铁来了,她又会说,和你闹着玩的,别往心里去。

    我不知道,我是喜欢她,还是喜欢她的闹着玩。

    大勇的房间连续几天都是那个长头发的姑娘,没有换过,我经常从门缝里偷偷的看她,觉得她没有什么不同,不比别的女人漂亮多少,为什么大勇没有换人呢?我跑去问大勇,大勇说因为这个姑娘一连几天听他的笑话都没有笑过。

    “她以前笑过吗?”我看着大勇,递给他一根烟。

    “是的。”

    “什么时候?”我把打火几打着。熄灭,再打着再熄灭。

    “她的男朋友说爱她的时候。”大勇说着笑了笑,“但是现在她的男朋友把话说给另一个女人听了。”

    有一天俏在宁的房间里,躺在我的床上,忽然她问我,“我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我带你来。”

    “我为什么和你来?”

    “因为我会买你的东西。”

    “是交易?”

    “是的,交易。”

    宁不相信真正的感情,她说那太危险,所以她宁可所有的关系是交易,她说那样才会有安全感。我对她说找个男朋友也会有安全感,但是她不信,她说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男朋友会来,她怕她的男朋友长的不帅。

    其实,我知道她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因为她的脖子上有一条很男性化的项链,我不敢问她是不是,因为她说过的不许问。

    大勇每天变的很忙,到处去找一些笑话书回来,说要讲给那个女孩子听,他说他一定要听到她的笑声,看见她的笑脸,我说你这一次显得有一点的执着,他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

    我和宁有时会去一个公园,那个公园很大,也很美。到处都有很多很多的花在开放,宁说她最喜欢的是紫丁香,因为有一个故事说,谁能找到5个瓣的紫丁香花,谁就能找到真正的爱情。

    “下次,花开的时候,我和你一起来找啊。”我对她笑着,摸着她的头发。

    “很难找的,我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她回过头看了看我。

    北京的天气开始变的冷了,老人们说是年快来了,我很大勇还在那家宾馆里住着,每天那个不笑的姑娘会去大勇的房间,宁会来我的房间。我有时候觉得这些平凡的东西中有一种你看不见的完美,每天发生,让你觉得世界的安静。宁走进我的房间,我搂住她,看着她眼睛,看着那棕色的瞳孔,宁的眼睛很清澈,但却看不到心里。

    “你干什么?”宁在我的怀里没有挣脱。

    “看你,”我说。

    我和宁走在去往地铁站的路上,路上的人很多,都在向天安门广场走着,因为今天是新年,宁挽着我的手,一路上想说什么却又一直没有说,我摸摸她的头对她说,别怕,乖。她把我搂的更紧了。

    “我搂你,是因为喜欢搂你,没有别的意思。”她看了看我说。

    “哦,”我说。

    在地铁站里,地铁还没有来,我从怀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盒子递给她,这是给你的礼物,我看着她惊异的眼神说,我不能送给你礼物吗?不是,她笑着回答,只是我没有给你买。我把礼物给她打开,把一条青兰色的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

    “深颜色,冬天吸光,很更暖一些。”我紧了紧那围巾,摸了一下她的脸,有点凉。

    “嗯,”她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然后她吻我。

    “我吻你,是因为我喜欢吻你,没有别的意思。”她对我说。

    “我知道。”我看着急驶而来的地铁对她说,“注意安全。”

    我忽然间发现我和大勇陷入了一团迷雾,我们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那个女人和宁身上,我提醒大勇,大勇却什么也不说,我提醒自己,自己也什么也不说。么了,大勇说是爱情。

    我说,爱情会坏了规矩。大勇说,如果真的是爱情,那规矩坏就坏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地铁站里的人很少,空空的地铁站看上去,显得很冷很冷,我穿着很厚的衣服,宁穿着我很厚衣服的一件,依偎在我的怀里。我们看着一辆又一辆的地铁开过去,宁却没说要上车。我们谁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杀一个人,多少钱?”宁问我,但是她并没有回头。“很贵。”我说,把头低下来,闻着她头发上的香波味。“我知道,你是一个杀手。”宁握我的手更紧了,她的声音在地铁进站的时候显得模糊不清。“我知道你知道,”我笑出了声。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项链太男性化了,而且,太像一个窃听器了。”我说完,我们两个都笑了,那笑声在空荡荡的地铁站里传出好远,“为什么不抓我?”

    “因为没有证据。”宁看了看我,“也因为,我有一点喜欢你,别干了。”

    那天晚上,我把枪仔细的检修了一边,大勇还在那个房间里讲着笑话,我看着窗外的夜景,想着什么时候那个女孩子才会笑给大勇看。从那天开始,我每隔一个小时醒来一次。我很怕冲进来抓我的人是宁。所以,我的枪里,没有上子弹。

    后来大勇说,那个女孩子,虽然没有笑过,但是也不再收大勇的钱了,因为她说,不收钱就不是交易,她说大勇是很好的人,每天都希望她快乐,所以,和大勇在一起,是她自愿的,她不想说爱,因为她怕她说了就会失去。人们往往以为自己不去在意的东西,失去时就不会觉得痛苦,但是她们错了,因为她们太刻意的不去在意了。

    大勇买了两张机票,是去美国的,是一个旅游团。日子不错,就是在行动那天的下午。

    宁还是天天来找我,只是她不戴那条项链了,她说她是以个人的名义来找我的,想和我谈谈,我笑着说好啊,那我们就去公园吧。

    宁穿的好多,样子像一个红色的企鹅,她的那件棉外衣是红色的,是我喜欢的那种颜色,我对她说她显得很胖,她笑了,一边笑一边用手捶我。

    “如果我变成了大胖子,你还会不会要我?”俏对我说。

    “会啊,”我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她的手很凉,我觉得我应该给她再买一付手套。

    “给你买付手套吧。”

    “不要,有你握着我的手就好了。”

    日子越来越近了,大勇的那个女孩子在他的房间里哭的好凶,抱着大勇的腿不让他离开房间半步,我知道,一定是大勇告诉她我们来的目的了,大勇什么也不说的坐在床边,他看着我,对我说,要不,就别干了。

    “会坏了规矩。”我对他说。

    “但是,这是爱情。规矩坏了,就坏了吧。”

丁香花有什么颜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