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种子种苗正文

[短篇]梦遗 落在哪里

wangchaowh 种子种苗 2021-11-25 04:45:02 4 0

本人因为上班时实在百般无聊,故随手写的,写完后自己也未明白当时的心理到底是如何

    在偶 梦遗 落在草原上后,两只土拨鼠舔着舌头跑了过来,一只问:你喜欢吃青椒吗?另一只说:我给你吃蜡肉吧。偶 炒了盆青椒蜡肉吃了两口突然想起来:哎,原来偶是只猴子啊,偶 应该是吃香蕉的啊。于是心想:要是有个可爱滴,弯弯滴,大大滴(鼻血~)象蓝蓝夜空中挂着的弯月一般的大香蕉该多好啊!回家赶快给上帝伯伯去个MAIL,要不加个上帝伯伯的QQ也成啊,应该和他提一下。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传来了上帝的声音:小子,你妈了个X(省去200多字粗俗淫秽字眼),当初大哥我不是给过你个香蕉的吗,香蕉你个扒拉,自己还想着要吃菠萝,现在又想要香蕉啦,你扒拉个菠萝头,当心我把你头打得象菠萝(大小通打)!(再次省去200多粗俗淫秽字眼)说完,放了个响屁,随着肛门中迸发出云烟升腾而去。。。

    草地上的屎壳郎大声地叫道:老婆~快带着孩子出来看上帝啊~

    屎壳郎老婆(33岁,风华正茂):恩~你看看人家,一看那尾气就知道至少是3.0以上排量,而且是涡轮增压滴,GPS,EABS,反正什么厮都全了啦。

    屎壳郎女儿(16岁,情窦初开):放屁也放得那么帅~是我心目中的男~棱~,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屎壳郎儿子甲(5岁和野原 新之助经常厮混在一起):放屁也放得那么厉害,那他拉泡屎,我不是一辈子也吃不完,嘿嘿嘿嘿~

    屎壳郎儿子乙(18岁,高中问题少年):靠!你个傻鸟就知道那么点屎,你看看人家一身Giorgio Armani纯亚麻面料的行头,脚上的那是PRADA 05 最新款啊。我要是有他那身行头,早把七仙女儿给搞到手了,还轮得到董永那小子。想我天天拳不离手,烟不离口,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差就差在这身行头上了。。。说完斜眼瞅着一旁的屎壳郎老爹。

    屎壳郎老爹在一旁滚着小半驼粪便,喃喃地道:早知道不叫你们看了,天刹的上帝,作威作福,空道理讲了大堆,农民问题什么时候解决,基础建设什么时候搞完,说过建个储粪池,3年了,光交税没见有动静。。。

    就在这时,草丛里不知从哪里飞来两只雪碧瓶掉到了屎老爹的身边,屎老婆见状赶紧一把拉住屎老爹:你要死啊,再乱说,再乱说当心象上次那两只蚱蜢一样被活活烧死还被说是发疯要烧草原,你无所谓可我们这一家子还要你手里的屎驼子呢。

    随着上帝的响屁,天空响起了一声闷雷,看来暴风雨要来临了。

    偶回想着上帝伯伯的话:上帝伯伯曾经给过我香蕉吗?我下意识往我身下看了看。。。可这不是吃滴呀~

    又一个闷雷响起,紧随其后的是一道明亮的闪电在偶眼前滑过,啊!!!!!我想起来了,那也是在一个闷热的夏天,有一个长相极其猥亵的男人曾经来到我的面前(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定是个倭人,一定是了),手里拿着一根香蕉,淫笑着对偶说:来来来,上帝念你虔诚有嘉,特意奖励你这个香蕉,这个可不是一般的香蕉,这个香蕉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再成熟啊,吃了以后你可以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可是有一个要求,你以后不准再吃别的水果,而且吃前必须先到上帝那里领准吃证,而且一次只吃一个好,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切记,切记。

    我再那里呆了半天之时,这个倭人又凑上前来带着淫笑地对我说:吃香蕉前,记得先要剥掉香蕉皮哦,这样吃起来才够味道,哈哈哈哈。这可真是个好香蕉啊,刚摘下来的,嘿嘿嘿嘿。我不是上次没忍住吃了个榴莲,这个香蕉我都想自己吃啊,HOHOHOHO。

    可是当时的偶一心只扑在了从未尝过味道的菠萝上了,菠萝啊~那可是菠萝啊!

    于是严肃地和他说道:靠你丫丫个头啊,别的俺们不知道,可俺们知道要有骨气。俺高中语文老师教过: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俺们中国猴不食嗟来之食。你丫再在俺这儿胡言乱语,小心俺第一个***你这个日货,不但***还拿板砖砸你这个日货,不但砸你这个日货还给你来个东京大屠杀,给俺当初南京区草原的众生报仇!!!

    这个狗日的在那里呆了半天,口里还喃喃自语说:***问题还是可以协商滴,靖国神社也不过是你们的烈士林园一样,拜拜无妨。。。可香蕉是好香蕉啊。。。

    偶随手操起块板砖向他砸去,哎哟!倭寇叫道:别打我,别打我,我不是故意的,还不是今年那承包香蕉种植的王母这老婊子,香蕉销路不好叫我来推销的吗,说有回扣拿。。。哎哟,大不了我不说啦,可你也看一眼啊,这香蕉的确还是好香蕉啊!。。。

    我靠!还香蕉还香蕉,完全不顾人家感受么

    (此处省去暴力殴打场面描写2000字)

    这件事情一转眼虽然也已经过去2年了,可是现在想想偶真是后悔:当初不就是嫌香蕉要拨皮比较麻烦吗,可是菠萝何尝不是如此呢,皮还更硬呢,更别说风情万种的石榴姐了啊,唉。。。错过啊!那可来吨大学确实是所好大学,那香蕉同样确实是好香蕉啊(不知道方鸿贱是不是也这么想),毕竟也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再成熟啊

    直到现在偶才骤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那倭寇满身灰尘逃之夭夭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此处50字摘自鲁迅先生《一件小事》)

    追悔莫及,追悔莫及啊,痛定思痛,痛何如哉,难道真的要重演几千年前偶老祖宗——孙悟空的悲剧吗:

    曾经有一个完美的香蕉放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

    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如果上帝伯伯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会说:我~要~你~~!

    如果非要在这个香蕉的重量定个值的话,

    我希望是:一```万```吨!!!

    啊!!!!!!!!偶对天狂喊到。一阵阵雨水也伴在偶的吼声砸在了我的脸上!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哦!不对,串词了。。

    你看,你看~啊!连上帝伯伯也为偶懊悔,他也哭了,他也哭了啊!!!

    这时上帝这老小子从天空中又露出半个脑袋,嚷嚷道:你丫的,别抬举自己了,我不过是一时尿憋得慌,又没找到公共厕所,妈妈的,回去就海扁卫生部长。

    饿啊!呆头鹅一般的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这时,两只土拨鼠不满意了:你个混蛋,当我们不存在啊!它们的吼声把偶从思绪万千中拉回到倾泄着漂泊大雨的草原上。

    偶现在没地儿去,暂时借你们的洞躲躲雨吧,我几乎哀求道。两只土拨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做声。一片沉寂,但是很快被一阵狮子吼声打破,远处串来两只狮子冲偶嚷到:你丫的什么来头?敢在这里泡我们的马子。

    偶~唉。。。茫茫人海中,一个迷途小书童啊!

    靠!你丫的也不瞅瞅这是谁的地盘,也敢来这儿打秋风,腻味了吧,你?啊!!!从它们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我还依稀看到了镶嵌在牙齿上带有PT标致的铂金牙箍。

    你丫的就是一猴子,你混到草原上干吗呀,你丫的就该呆在屁小屁小,采光又差,空气又差的树林里。你丫的知道现在草原的地价吗,噌噌望上涨啊,你小样能在草原上置业吗,啊?草原上现在那可都是单体别墅群啊,那是富人区,你知道吗?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八辈子也修不来这福啊。现在草原土地管理越来越严格,他吗的连老子我当初撒尿圈的地也越来越小,你还想在这儿混。别以为发育不良体毛黄了点就冒充金丝猴,其实你丫还是只配在地摊上翻几个跟头被人扔两儿钱。

    说完,狮子看着土拨鼠说:别在这儿现眼了,给我回去。

    俩土拨鼠眼也没搭拉一下,问到:有胡萝卜吗?

    哈!胡萝卜!哼哼!我们早就把负责种植胡萝卜的土地训得服服帖帖啦,要多少有多少,嘿嘿,包你们一辈子,前前后后,上面下面的胡萝卜都够用,哈哈哈哈哈。说到此,俩狮子狂笑了起来。

    俩土拨鼠又朝我嚷了句:你有吗?可我哪里来的胡萝卜,哪里来的胡萝卜啊,我简直要哭出声来了,我现在连香蕉也没有,哪里还来胡萝卜啊。

    偶朝俩土拨鼠说:偶的舌头就是你的美味佳肴。。。

    去!!!7!!!!!!狗屁!!!!!

    我目送着俩狮子和俩土拨鼠钩肩搭背地离开去狂欢了,而偶还一个猴,站在大雨的夜里,草原上。

    淋了半天雨,偶终于有点清醒了,偶是只猴子啊,偶应该回森林,不是该呆在草原上啊,于是拿起了偶的NOKIA,拨通了还在树林里的朋友问到:

    树林还好吧?

    狗屁,现在哪里还有树林啊,都改动物园啦。

    动物园?

    是啊,不错啦!兄弟!真的,虽然现在没以前那么自由,在笼子里,可基本温饱还是没问题的。

    温饱没问题?那有菠萝吗,哦。。不不。香蕉就够啦,香蕉有吗?

    什么香蕉,菠萝,人家给啥你就吃啥被,花生米,口香糖,偶尔还有乐事薯片哦,嘿嘿,包你一口不过瘾,再装个游戏软件,哈哈哈哈。

    嗒!偶挂上了电话,脑子里回响着刚才电话里的话语:一口不过瘾。。一口不过瘾。。。。

    这时,一阵吵声,电话铃又响了。靠!谁啊,这么吵!我嘴里骂道,按了接听按钮,怎么还是叫,怎么还是叫,还是叫啊!啊!!!!!!!!!!!!!!!!!!

    睁开眼睛一看,哦,原来是一场梦,原来是在做梦,边上的响声是手机的闹钟。我下意识得朝床边的镜子看了一眼,哦,还好,我不是那只猴子,我还是我自己,是个人。照完镜子,我不自觉地朝被子里的下身看去,靠!!!

    看来梦遗是遗了,只不过没有落在大草原上,也不是在森林里,更不是在动物园里,而是在我家的床单上。。。。。。

    百般无奈,干脆在床上打开了电视机,电视里周性耻演的唐伯虎正站在桌子上挤眉弄眼地叫道: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换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

哪里卖的鹅苗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